非常庆幸通过李志翻唱的《思念观世音》听到了姚东林老师的歌。

我自称非常喜欢民谣,于是听得多了便越来越难找到好作品了,姚东林老师的歌却深深的打动了我,《往事歌谣》整张专辑每一首歌我都是那么喜欢,每次打开这张专辑听的时候,我能感觉整个世界那么的安静,我能闭上眼睛去随着他的歌声去微笑、去皱眉,去感受那个慢悠悠的世界,那里会有我爱的人,会是我向往的生活吧。

越是长大,越是明白所有的有所感都是非常奢侈的东西,因为你需要去经历才能有所感,而把自己的故事传达给别人,更是令人敬畏的事情。

每首歌背后都有它的故事,就像所有的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原因一样寻常,只是当你知道它的故事时,或许你还是会感动不已。其实我已经听过姚老师《往事歌谣》这张专辑很多遍了,只是网易云上一直没有歌词,今天突然决定到网上查一查,于是找到了姚老师的博客,看到了很多他的故事,以及这首《渡口》的故事,或许我真的隐藏自己的情感太久,才会看到这个故事感动万分。

以下是原文:

96年夏,我在广州.

我和舒畅周末经常去芳村朋友那里玩.来回都坐渡轮,经过珠江.

我们去芳村大仓口的药材仓库,看一个内蒙古的朋友吉人泰.他在那里做搬运工.许多的内蒙朋友在一起,听我和舒畅轮流弹吉他唱歌,豪爽的喝啤酒,很开心!

在那又认识了一个呼和浩特的青年,名叫郭宏.很沉静的朋友,总是坚定忧郁的眼神.他是大学生,也在药材仓库做搬运,闲时就辅导老板孩子的学习.我们很投缘,大家散去后,我们就对坐着聊天.有时太晚了,他总是沉默的把自己的床收拾好,说:”我找地方睡.你休息吧.”然后,轻轻的带上门出去了.

记忆最深的还是他的爱情故事.他女友的父母都是解放前国民党上海的特务,女友是在呼和浩特监狱出生的.读书时认识的.他总是描述女友和他从前的美好回忆.他是个很普通的人,女友很美丽出众.因为女友的家庭出生不好,只有他给的关心最多.最终,他们还是分手.女友去了上海.

我也给他述说我的爱情故事,他沉默的听着.

夏日一天晚上,我和舒畅要坐渡轮回对岸,等了很久都没有船.舒畅说回去吧,我怎么都不肯.那天我很感慨,在江边渡口站了好久,仿佛等的是命运的船,真想游到对岸!舒畅劝住了我.

秋天的某日,是郭宏生日,他邀请我和舒畅去吃饭.我囊在羞涩,没有什么礼物送他,只有一张生日卡.上面写了首诗,算是生日礼物了.

渡口

隔岸昏黄的灯光 轻轻在水面荡漾

起起落落的水声 伴我在夜深凝望

没有船载我过江 风和水一样的凉

刹那间又涌起 飘泊的莫名忧伤

多少无船的渡口 多少寂寞的河流

一生想圆的梦 这样清晰又这样漫长

昨天爱我的姑娘 今夜你在何方

昏黄的灯光呵 依旧随波荡漾

没有船载我过江 风和水一样的凉

刹那间又涌起 想你的莫名忧伤

多少无船的渡口 多少寂寞的河流

一生最爱的人 正在隔岸深深的凝望

那年秋天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郭宏了.

过去了几年.一直没有完成<渡口>的曲.99年一天,我去西村一家音像店转悠,突然被耳边的旋律唤醒,这正是我寻找的<渡口>的意境!那是木村好夫弹奏的日本民歌——-<濑户的花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