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大学后便开始和“新媒体”这个词打交道,大一那会儿的自媒体主阵营是微信公众平台,依托微信发布图文消息,先后运营校广播台等组织公众号,到运营校官方公众号,再到和李洋学长一起尝试做地方自媒体,期间经常和学长一起讨论自媒体时代发展的趋势,找寻做爆款的规律,但是因为一些局限性,我们并没有能够成功把这个地方自媒体公众号做起来。大三开始忙于学业便渐渐和之前的工作和伙伴分开了,或者说是面对公众号运营的疲乏,急需从以前的思维方式中抽身出来,纵观一下这个自媒体时代。

2016年以来短视频开始大放异彩,以抖音快手为首的短视频app纷纷投放广告抢占市场份额,各产品在各巨头的背后支持下分庭抗礼,流量的大量流入给我敲响了一个警钟,原先我对自媒体的理解都是停留在微信公众平台今日头条等平台上的图文推送上,各巨头开始纷纷布局短视频市场时我还是后知后觉。可是,随着短视频市场的用户体量不断增长,短视频平台的用户画像愈发清晰后,各巨头开始通过越来越多的差异化的功能和广告来收割在一旁观望的用户,周围的宣传媒体纷纷去各平台开账号宣传,而我却至今没有下载过任何一款应用使用,或者说我从来都不是它们的用户。

那么,是否我代表的一部分群体被这个被短视频充斥的时代所抛弃了呢?

几个月前,一个名叫”回形针PaperClip“的博主的一段”如何科学地炸倒一栋楼“的视频在我的微博时间流上吸引到了我,五分钟不到,节奏紧凑、信息量密集、娱乐又不失严谨的一段科普视频让我立刻关注了博主,并翻阅它们之前的视频,看了诸如”你拉的屎都去哪了?“这种不可描述的视频,并去youtube翻看了它们被封的建造监狱、如何考试作弊等视频。

今天其新栏目”灵光灯泡“上线,主打两分钟左右更短视频,更新效率也更高,内容貌似更加亲民,内容还是原滋原味。随着在微博上发现更多内容丰富,精心制作的短视频后,我似乎找到了和短视频的破冰点了,一方面是原创内容质量的提升,另一方面是个性化内容的开发。

过去几年,短视频平台急速狂奔,形式大于内容,乱象横生,低俗内容充斥在各平台,而当下的视频时代,像极了前些年的图文时代,当人口红利过后,平台规则趋紧,高质量的原创内容才是活下去的根本。

尽管短视频时代泛娱乐内容依然是绝对主角,但是以papi酱为首的短视频娱乐博主已经把风口站的很稳了,于是不得不寻求场景细分,寻找更加碎片化、个性化的内容,以满足个人兴趣和爱好,例如回形针这种泛科普视频等。